神华期货-网上哪家配资公司好?股票配资公司哪个最安全?

哈尔滨投资期货的公司止跌易反转难对冲基金转向“更安全资产”_

时间:2020-06-28 14:14:49 出处:神华期货-网上哪家配资公司好?股票配资公司哪个最安全?

  今哈尔滨投资期货的公司年一季度后,市哈尔滨投资期货的公司场资金对股票价值哈尔滨投资期货的公司的追捧超过了对所谓动力股的青睐。科技股未来可能持续走弱。

  持续3个交易日的科技股噩梦暂时停止,科技股从此前的暴跌状态纷纷反弹上涨。

  美国当地时间4月8日收盘,美国三大股指终于冲破连日下跌的阴霾,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及标普500指数分别上涨0.06%与0.38%,至1851.96点和16256.14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更成为当日最大赢家,上涨0.81%至4112.99点,结束了自2011年以来的最大跌幅。

  前几天连续遭到重创的互联网股票得以获得喘息。由于抛售力量减弱,此前跌幅甚至接近20%的部分股票获得资本垂青,交易量猛增。全球社交媒体指数ETF当日上涨2.42%至18.51美元,挽回颓势。

  当日的反弹一方面止住了一些关于泡沫破灭的流言,但同时预示了蓝筹股持续走弱的趋势。

  但市场分析人士指出,当日回弹的力度很小,对于股市走势没有决定性的作用,也不会成为科技股重新焕发昔日蓝筹股风采的关键转折点。

  “今天的反弹来得很及时,但是还需要进一步密切观察。”美银美林从事股票研究的技术分析师熊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期来看,这次抛售互联网股票并非不可预见。随着资产配置从高价股票向更安全资产的扭转,科技类蓝筹股有可能继续走弱。”

  反弹乏力难言行情翻转

  被唱衰了三天的科技股开始回弹,成为当日推动纳指走出低谷的主要动力。

  美股当天收盘,在纳斯达克交易量最大的若干股票中,大部分为此前受到重创的互联网股票。当日涨幅居前的互联网股票为商务社交媒体网络LinkedIn(5.92%)、网络电台潘多拉媒体(4.71%)、美国母婴用品电商Zulily(5.53%)、在线优惠券商RetailMeNot(7.06%)、在线图片提供商Shutterstock(6.15%)以及美国在线(4.46%)。

  此外,一些标志性的科技股票交易量名列前茅,股价明显走强,显示资金重新开始聚集在这些股票周围。Facebook和因特尔公司股票跻身当日纳斯达克交易最活跃股票的前三名。Facebook交易量7781万手,当日股价上浮2.18%;英特尔交易量5585万手,上涨1.62%。此外,微软、思科、雅虎、Zynga等互联网科技股票均排在当日交易活跃度前十位,其中雅虎与Zynga等此前遭遇重创的股票在当日明显回弹,升幅达到2%以上。

  而此前受美股科技类股票抛售连累的互联网中概股,当日普遍涨幅明显。涨幅居前的主要包括易居(9.33%)、500彩票网(8.96%)、奇虎360(8.07%)、汽车之家(7.7%)、欢聚时代(7.18%)、搜房(8.52%)以及久邦数码(9.6%)。

  另外,携程与“去哪儿”网因为收购传闻而成为当日同类股票中的最大赢家之一,涨幅分别为10.41%与14.65%。

  但这一反弹并非意味着跌势骤停。熊珏说,“根据技术统计,股市在前一周周末到下周一下跌,在当周的周二到周五会有修正性的反弹。如果到本周五无法突破目前的区间,仍然有持续走弱的趋势。”目前的反弹正好符合这一统计。

  她指出,这些出现反弹的股票基本面没有什么问题,现在的情况和当年美国IT产业泡沫不可相提并论。

  资金转向配置“更安全资产”

  不过,华尔街的每一个基金经理和市场分析师都在谈论扭转(rotation)。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反弹还远没有弥补此前的失地。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美国9只大型互联网股票市值缩水2000亿美元,许多热门股票跌幅甚至接近40%。这些被投资者称为高价股或者动力股的热门股票,究竟怎么了?

  “这是资产配置调整的扭转迹象。”美国某大型基金投资经理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第一季度过后,市场资金对股票价值的追捧超过了对所谓动力股的青睐。”

  资金监控数据显示,今年初至今,美股市场上对冲基金一直在卖出,主导大盘股在一季度的下行趋势;个人投资者则一直在大量买入,而这些人群更加青睐于低价安全的股票资产。

  一些比较像债券的股票,比如公用事业股,在第一季度上浮了9%,显示了市场趋向于安全低风险资产的心态。

  “由于人们更多看重业绩,这使得资金从高价股和动力股开始扭转到更加安全的资产。这种扭转正在进行。”洛克菲勒公司首席股票策略师张致铭(Jimmy Chang)表示,美股依靠流动性的哈尔滨投资期货的公司光环效应在2014年逐渐消减,取而代之的是公司真实的业绩增长。

  上述基金经理表示,实际上资金从蓝筹股向更加安全资产的扭转已经

  进行了一段时间,也就是在所谓新经济与旧经济的博弈中,由于两者估值的差距太大,使得科技股现有股价无法得到支撑,资金扭转到更安全资产。

  互联网股票实际上不是第一拨陷入被抛售境地的资产。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生物科技和互联网股票的市值猛增,几乎占据了美股总市值的8%左右。此轮资产调整中,第一波受到冲击的是生物科技股票,而后则是互联网股票,这些股票在过去几年内的涨幅都是惊人的。比如生物科技类股票在几周前的今年涨幅还在15%,如今这些溢价已完全被磨平。

  “这类股票已看涨了许多年,而对冲基金不可能永远握着这些股票不放,这必然导致投资组合的调整。”熊珏说。

  包括多头基金在内的对冲基金成为主导这一周期性扭转的主要市场参与者。不少对冲基金3月底到期赎回的时间点,对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以及加快升息节奏的担忧,使得他们利用低成本美元投资高风险高回报股票的杠杆交易模式,不再具有以前的吸引力。这些合力放大了资金流出此类股票的现象,使得问题集中爆发。

  她表示,就在两周前,对冲基金在美股尤其是热门高价股的仓位,还属于中到高级别的配置,而生物科技类和互联网类股票在活跃的投资经理的资产组合中大约占60%和50%的权重,因此出现抛售并不令人惊讶。

  但此轮科技股反弹很可能仅仅是连续抛售后的短期“回光返照”。

  熊珏表示,资产调整导致对高价股的减仓,价格走弱又迫使遭到损失的对冲基金进一步减仓。

  不过,部分科技类公司仍然有机会翻身。本周开始启动美股的第一季度业绩报告,那些基本面稳定的价值更高的股票,有望获得稳定的走势。

  熊珏表示,一旦短期修整得到稳定,真正的大盘股仍然会获得足够的支撑。

热门

热门标签